自文艺复兴开始后,具有临场现实感与真实性的古典主义成为西方绘画的主流,壁毯的风格与表现内容也逐渐开始丰富起来,除了传统的宗?#27631;?#21746;学题材外,史诗般宏大的战争及历史场面、奢靡的宫廷生活、风趣诙谐的世俗场景,甚至是贫民劳作等内容也成为描绘的对象。十五世纪法国高比林(LeGobelin也可译为“戈贝兰?#20445;?#23478;族的崛起带来了新的材料和技法,这一时期壁毯的制作水?#25216;?#20046;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其作品工艺?#35759;?#20043;高、色?#25163;?#20016;富、画面构成之复杂、图案之精密繁复均令人叹为观止,也由此奠定了传统欧洲壁毯的规模与样式。

综合材料

1910年,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Kandinsky)创作了一幅满是穿插着粗野、激荡的色彩与线条的水?#39318;?#21697;《即兴》,标志着世界上第一幅抽象主义绘画的诞生。这种?#24247;鰲?#38750;具象、非理性的纯粹视觉形式”③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视野,诸如表现主义、立体主义等许多现代主义艺术流派都深受其影响,纷纷将精力投入到抽象语言的探索和研究之中,纤维艺术也不例外。除了传统的毛、麻、棉、丝、人造纤维等编织材料外,木、竹、纸张、稻草、谷类、蜡、金属、光纤、珐琅、有机玻璃、人造皮毛、人体毛发、树脂、装饰纱、包装带等各种天然的或具?#24418;?#29702;、化学属性的纤维材料也逐渐进入到现代纤维艺术的创作领域。这些或坚硬?#23835;懟?#25110;艳丽?#26723;?#25110;光滑粗粝、或沉静?#33539;?#30340;材料传达着各自不同的精神氛围与艺术感染力,为作者提供了更多个性化的表达,也由此开启了纤维艺术从二维向三维空间转换的前行之路。

日本纤维艺术家的作品大多侧重东方文化中特有的含蓄、唯美和隐忍。在艺术家KakukoIshii的作品《Work-Bp-C》中,细长的竹纤维被纵向剖开,虚虚实实的固定在近三米的长卷中,作者充分运用喷绘的手法,使作品中出现了类似中国书法中“飞白”的效果,宛如一幅泼墨山水,从主题到意境处处流?#39318;?#22914;音乐般的“禅意?#20445;?#20805;满着浓郁的抒情意味。第三届亚洲纤维艺术展中刘晓蓉的作品《春满人间福满门》则借鉴了传统剪纸、屏风等中国元素。六帧黑色剪纸的正中间配上长方型和菱形的大红色块,造成了一种喜庆而热烈的氛围,在“透”与“不透”、“看得见”和“看不见”之间创造了一种美妙意境,十分符?#29616;?#22269;文化含蓄内敛的特点,同时还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这些新颖别致的作品早?#35757;?#35206;了传统纤维艺术的概念,综合材料的运用为作者提供了便利,从而更细腻、更准确地表达了个人情感与创作意图,实现了与观者的交流和共鸣。

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现代纤维艺术逐渐向高科技和功能化的方向发展。电脑提花、数码输出、光导纤维、化纤、高分子聚合物等新材?#29616;?#28176;被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运用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有些作品在不同的光线条件下会呈现出不同的吸光和反射效果,有的作品甚至超越了传统的三维空间概念,在“声”“光”?#26263;紜?#30340;综合演绎下呈现出光?#33268;?#31163;的视觉效果。它们所带给观者的种?#20013;?#22855;的心理体验是传统材料难以企及的,这些材料的另类使用,使当代纤维艺术呈现出百花齐放的?#32622;媯?#21453;之纤维艺术的无限开放性又为艺术家探索多元的纤维材料、开拓新颖的艺术形式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表现空间。

空间装置

作为环境与人类情感联系的纽带,现代纤维艺术自诞生之日起,就和空间的陈列与展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自第四届洛桑国际壁挂双年展以来,立体的形式陈列作品越来越多,到了70年代末,许多作品走出?#22266;?#29978;至走出建筑,成为和环境融为一体的空间装置艺术。这些作品利用纤维?#23835;?#21487;塑的特性,于现实和理想之中创造出了一个个奇幻的空间情?#22330;?/p>

从展示形态来看,空间装置又可分为落地式和悬挂式两种。落地式指以地面为支撑,以各种综合性手法及材料围绕中心支架创作而成的,具有三维立体效果的纤维艺术品。它可以置放在室内外任何需要的地方,像雕塑一样从多个角度进?#35856;?#21015;与观赏。波兰艺术家玛格达莲娜阿巴康诺维兹的《黑色阿巴康》、?#32420;?#25289;夫艺术家雅格达布依奇《可变的黑色数字》、日本艺术家八木真理代?#23545;?#22987;-星系DNA912》等作?#33539;?#26159;这一形式的杰出代表。作者旨在通过这些尺幅惊人的鸿篇巨制来表达人与自然、社会、甚至宇宙之间的关系,通过强烈的视觉冲击来传达和平、?#32321;!?#20262;理等重大命题,具有很强的哲学寓意。

悬挂式是将作品固定在天花板上或借助纤维悬垂性强的特点将作品悬挂起来展示的方法。1973年第六届洛桑国际壁毯双年展上,日本艺术家小名木阳一的作品《红手套》引起了很大关注,作品虽然仍用“织”的手段,但在空间陈列上却完全打破了传统纤维艺术的平面表现模式,以立体或半立体的方式悬挂,使人感?#25509;?#40664;而新鲜。

从传统的日本设计来看,它主要建立在中国、韩国等东方文明的意识形态之上,?#27973;?#27880;重本国独特的造型语言,具有浓郁的审美意识与民族情调,但在形式与功能方面?#27835;?#21462;了英国、美国、德国等现代工业文明的精华。如川井由夏(YukaKawai)等一批日本现代纤维艺术家的作品在造型模式上既受到解构主义等西方现代设计理论的影响,同时又深刻融入了艺术家对于玄奥的传统文化的理解。褶皱、包裹、鼓起等一系列?#27492;?#31616;单甚至无结构的立体制作手法,实则是作者对于自然、人生和社会最真实的情感表达。而小野山和代、桥本京子等艺术家的作品则十分?#24247;?#36731;快而缥缈的感觉,他们擅长将纤维特有的?#23835;懟?#39128;逸、摇曳的特性与悬挂式空间装置艺术形态结合起来,当风吹过的时候,作品能营造出特殊的情调与空间层次感;当人从其下穿过的时候,也能极大的拉近人与环境之间的距离。悬挂式的空间装置艺术品能够在单调而冷漠的?#32440;?#28151;凝土建筑中充当人与环境之间交流与共鸣的媒介,这种特性是其他刚性材?#32420;?#19981;可比拟的。

“迷你软雕塑?#20445;╩iniature)

“miniature”在法语中的原意为中世纪手稿中,?#38470;?#24320;头的彩饰文字或微缩的模型、影像。在现代纤维设计领域则被转译为各种形式多样、小巧精致的艺术品。其可以是传统意义上的纯手工制作,也可以是将各种现成材料通过一定的设计而进行的二次创作,具有很强的空间装饰性。迷你软雕塑以其小巧可爱的尺幅、独具匠心的构?#23478;?#21450;灵活多样的创作手法而受到许多女性朋友的欢迎。

自第四届洛桑双年展以来,东欧的艺术家大多将着力点放在探索人类生存与发展等大框架的问题上,以高度抽象和狂放?#27963;?#30340;形式给人以强烈的震?#22330;?#20294;和这种波澜壮阔的风格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有一部分艺术家十分注重miniature的创作。三年一届的“另一个欧洲”图尔内国际纤维艺术展上,匈?#35272;?#33402;术家GizellaSolti的作品《糖煮水果》和JuditSzéles的?#37117;?#37038;册》就以“小巧、迷你”的尺幅,设计和制作上颇具挑战性的?#35759;?#32780;引起广泛关注,可谓是精品中的精品。通过miniature的设计和制作,可以极大地培养作者的构思能力及在细节表现上的耐心与技巧。因此这种艺术形式很快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还设有专门对公众开放的培训班,使其如传统的插花、茶道等课程一样,成为提升女性个人艺术品位与修养的有益补充。在各大美术学院纤维艺术专业的课程设置或竞赛中,迷你软雕塑的设计和制作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38470;凇?/p>

荷兰艺术家?#20102;?#21345;尔卢瓦尔(PascaleLoiseau)的作品《螺旋》获得了1992年比利时纺织协会迷你软雕塑竞赛金奖。作者在谈论自己的作品时?#26723;潰骸?#32420;维是我们祖先古老文化的指标,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种表达媒介。通过对织物结构的设想,艺术家可以为?#35270;?#26448;料而开发出独具个?#32034;?#21147;的新技法,如浮雕般的空间表现形式,也可以为雕塑领域的创作提供灵感。”④这?#20301;?#20934;确表述了迷你软雕塑在现代纤维艺术领域中的现实意义,也使我?#24378;?#21040;了越来越多的当代纤维艺术家为了实现民族精神与现代艺术的统一而进行的积极求变与可贵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