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人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散文] 通往老家这条路

[复?#23631;?#25509;]

16

主题

31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1246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29486;?#20876;,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6-4 09:36 编辑


                                         通往老家这条路  

老家人说过,两条腿人与四条腿物?#25351;?#26412;区别是:脑子。人没脑子,就像后?#20154;松?#23376;的生猪。

少年时期,我虽然两条腿,与四条?#28909;?#27809;多少区别,那时需要“四条腿”?#25442;?#20960;十年过去,那事一?#26412;?#32467;于心。?#30475;?#22238;老家,我不走国道也不走缩短了一半里程的省道,仍走这条老路。沿途集镇像绳子上的结,系着那个遥远故事。

这条路几经?#33041;歟?#22810;处取直拓宽,油光锃亮的路面上划了一道醒目的?#32856;?#26464;,还有斑马线,法治社会,行人和车辆都得守规矩。

满身结疤的泡桐树依然?#33151;?#32736;绿,活力无限;密密匝匝枝叶从?#22870;?#20280;向路中央,路上方形成一道浓荫蔽日的穹顶,如同一条不见尽头的绿色隧道,有种穿越时空?#23567;?#25105;默默体味着那个漆黑冬夜,鬼附身般激情的“七君子”徒步进县那惊人壮举。

那年寒假前夕,一天放晚学,“王老师”跟我说:“串联么?”我一阵兴奋,马上想到几个串联回来的中学生,手舞足蹈地炫耀跟领袖握过手。?#22336;?#20204;呼啦上前争先恐后跟他们?#24080;?font face="宋体">,没握上的就蹲下身?#29992;?#20182;们腿,恨不得让他们再长两条?#28909;?#20154;摸个够,还有人一旁高呼“毛主席万岁!”我看得心潮?#28843;齲?#28909;泪盈眶。谁知,他们跟曾与领袖握过手的串联学生的学生握过手,那也沾了“?#21892;薄?#37027;双带着“?#21892;?#30340;手若狠狠扇人一?#20572;?#37117;让人痛得幸福落泪。“串联”让我神往——走南?#28526;保?#28216;山玩水都?#25442;?#38065;。看我激动?#38590;?#23376;,王老师手一扬转身朝向大路,路边好几个同学满怀豪情地等着。他在同学中年龄最大且有呼声,都喊他“王老师?#20445;?#20182;也当之无愧地应着。

我年龄最小,他们说什么我插不?#29486;臁?#26202;霞将身影?#36710;?#32769;长,我踩着自己身影蹦蹦跳跳,脚下石子沙沙直滚。古河街上万家灯火,饭菜飘香,不觉就走了五六十里。一人买了几个烧饼,忍着口?#26102;?#36208;边?#26657;?#21827;几口觉着不对劲:串联吃烧饼咋要钱?

出了古河街再没灯光,像钻进一个不见尽头的黑洞。路上没有车辆,不见行人,只有沙沙的脚步和呜呜的寒风,还有哗哗啦啦的枝叶声。我问王老师,去哪串联?“也不是串联——”他说,“上县讨说法。”他领我们请愿来了,难怪吃烧饼要钱。眼前黑咕隆咚,原来?#26377;?#25955;开了,我赶紧插进人窝。长到十二岁,我第一次出远门、走夜路,路边景物奇形怪状,有点怕人。

我力不?#26377;?#20102;,后悔没在古河住下,第二天搭车回家。买烧饼时,我们报过身上钱数,我三块多,足够这趟盘缠。刚出发时大家一路说笑,这会低头不言,三三两两,拖拖拉拉。王老师转身吆喝后面人快跟上,吼声带着回音,震得落叶飘飘?#39749;鰲?#40657;夜里几乎看不到人影,零零碎碎的脚步声聚到他跟前,就挨个儿点名,听着六声“到?#20445;?#21253;括他自己正好七个。前面显出一点灯光,像黑乎乎的海上飘着一盏灯,又到了一个集镇。我说这是?#27169;?#29579;老师说,只知道这条路叫“浦合路”。我心一喜,爷爷以前往?#30340;?#20140;就走这条路。走在爷爷走过的路上,突然觉得长大,敢背着家里独自外出了。在四岔路口,王老师?#21335;?#30475;看,就朝?#23631;?#30340;房子走去。他是我们主心骨,问路、买烧饼都他领头。在古河他喊卖烧饼的少?#23613;?#22823;妈?#20445;?#38382;全椒怎么走,“大妈”白眼一呛手?#25442;?#23601;朝她划的方向一路走来。?#26725;?#20154;大不了他几岁,王老师说,往大里喊是抬举。被他抬举的“大妈”并不领情,若再喊一声,“大妈”可能翻脸。王老师很快回头,说是“二郎口?#20445;?#26159;红卫区、三圣公社所在地,已走了大半。他即将到达彼岸般兴奋。我心凉了:从家到这?#30431;?#19975;水千山,还有千山万水……腿越来越沉越酸痛,加上饥渴寒冷,我快?#35272;?#20102;。王老师鼓励道:到麦田就莫说稻(倒)话,一泡屎也得吃下去!

现在这个年龄的孩子甚至跟?#25913;?#21741;?#20146;?#25746;娇,我们那时翅膀就硬了。?#31508;?#36896;“英雄”。

远远传来鸡叫声,“天亮了?”我说。“鸡叫头遍。”王老师说,“鸡叫三遍天才亮。?#34109;页?#21147;地睁开眼,乌黑的天空罅开一条微弱缝隙,眼前显出些微路影子,路边物体和村庄更恐怖。?#39029;?#30528;王老师衣角,闭着眼睛被他?#29486;?#36208;,边走边睡觉,他想走快也不成。不知谁说歇?#25442;幔?#36335;边有个打谷场,一群病驴纷纷倒进草垛,我插在他们中间,王老师抱来稻草将我们?#20146;。?#23601;躺到最外侧,他是我们护身符。我心里涌出一股暖意:这场“革命”革去了亲情友情,没能撼动乳臭未干的同学情。柔软温润的稻草散着稻米香,饥渴难耐中闻着有些解馋。

忽然,我被爷爷拉起来,浦合路尽头搭上小火轮(烧煤的渡船)……秦淮河畔、玄武湖边,爷爷跟一帮老友聚会,?#22859;?#23567;酌中,叙旧情、述家道,温文一笑,?#35895;?#24320;怀,气氛融融。我在一?#36234;?#30528;咸板鸭,满嘴流?#20572;?#26757;子洲前,爷爷老泪纵横与旧友依依握别……从南京回来后,爷爷常盯着门前这条连接着“浦合路”的石子路,时而激情,时而低沉嗫嚅着,似怀念旧友又似回味咸板鸭味儿。爷爷说过,南京咸板鸭香嫩可口。我没吃过,就说,?#39029;?#22823;了买咸板鸭犒劳爷爷。爷爷捋着山羊胡笑道,离开那个情?#24120;?#31163;开了朋友,咸板鸭再可口也吃不出那味。爷爷跟那帮朋友结下了生?#20048;?#20132;,江宁一朋友生意亏本,急得要跳江,爷爷将他经营好些年累下的三千块大洋给他渡难关,像我给人家三分钱?#21069;?#24951;慨。三千大洋能买下老家一条街。爷爷曾被土匪绑架,几个朋友?#22812;?#21334;铁凑了两千大洋赎回一条命。我?#20004;穸技?#24471;爷爷的话:同学、朋友只有今生没有?#35789;溃?#26159;割不断的筋脉。爷爷老了,再无能力出远门,却一直不忘故交。他们那辈人的感情是真心?#24618;?#36215;来,牢不?#21892;啤?#22914;果还活着,再亲密?#19981;?#21453;目?#27801;穡?#30456;互批?#26657;?#30495;为那代人及时死去而高兴。

一只手把我从热乎乎的稻草窝拽出来:“起来,赶路……”王老师吼着,挨个儿拽着。从热草窝出来,我冷得直抖。

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冬夜,我和战友趁酒兴顺这条路骑车回老家。一路月光,一路回忆,战友感叹道:那精神保持下来,什么艰难险阻都能克服。我说,四条腿物?#21482;?#26377;脑子去思维、克服?在太平?#25351;?#36817;,我找到?#22235;?#20010;打谷场,路边仍有几个稻草垛,真想钻进去让王老师再拽一把,体味一番。

一路饥渴一路哆嗦,不知不觉?#32844;?#21040;一个四岔路口,都大眼瞪小眼。章同学说:猴子日X翻白眼了?忽听得女人把尿“嘘嘘”声,一股暖流涌心上,真想钻进暖融融的?#26179;?#30561;一觉。王老师朝“嘘嘘”声走去,我们紧随。那家山墙上有?#21364;埃?#24369;光映在七张无神?#27835;?#30693;脸上。“大妈,去全椒……”王老师在窗下一声喊。“干什么!”“嘘嘘”着的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喊声惊吓,厉声道:“深更半夜干什么!”“大妈”呵斥声震得我心疼,那孩子嘤嘤哭起来“?#23613;保?#22899;人大概朝孩子屁股扇一?#20572;?#37324;间更乱了。像干了丑事都落荒而逃,我回?#25151;?#19968;眼,生怕有人追来。那个嘤嘤啼哭的孩子如今也是爷爷(奶奶)了。

有二郎口一路向东先例,继续往前走。眼前显出一点灯光,忽而传来马?#20146;?#21943;嚏声,“口令——”猛地一声喝,接着又一声喝“干什么的!”我?#20146;?#36827;了需要“回令”的地方。电影里见过这场景,都是自己人,所以不紧张。我们没有“回令?#20445;?#22823;胆往“口令”地方走。眼前是个大马厩,一个军人正往马槽添料。这回王老师没高抬“大叔?#20445;?#35268;规矩矩喊“同志”。“同志”说,这是荒草圩部队农场,要我们折返武岗,再顺大路往前走。一个来回又多走了二十里冤枉路。到武岗天还没亮,公鸡?#25351;?#21809;了,似我家屋后的大喇叭突然播放“开始曲”。王老师?#23548;?#21483;三遍了。我缩头勾腰在人家屋檐下,勒紧腰身,寒气仍然钻进棉衣,上牙打下?#28291;?#27627;无知觉的腿脚不停地跺着,越跺越麻还扯着筋疼。?#25954;?#30340;是,一夜征服一百六七十里,无论如?#21619;?#19981;是两条腿能完成,都不敢看脚下了。眷念地朝那家山?#31563;?#19968;眼,灯灭了,孩子不哭了。真想不通,挨了一巴掌的孩子在暖和的?#26179;?#37324;还有尿撒,我尿早就冻干了。

早饭后又继续赶路,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像王八被牛踩了,?#19968;?#36523;疼痛,一步一挨,二十里地挨了一上午。

午饭时间,又到了一个四岔路口,“全椒汽车站”牌子显在眼前。路边有个破?#35780;美?#30340;小饭店,店名很鲜亮——“向阳饭店”。那时群众都是“向阳花?#20445;?#36319;着太阳?#25351;?#21629;。我心灰意冷,疲惫不堪走进去,再没了“向阳”感觉和冲动。饭后挨到那个机关“串联?”接待我们的干部一脸狐疑道:“奶味没干吧?”他看着我,晃着脑袋。那干部拿起电话,歪着脑袋夹住?#24052;玻?#19968;手扶着黑色话机一手摇手柄,电话接通,?#25104;?#19968;变?#33151;?#36215;来:“小学生不许串联,你们来七个孩子……唵!……”他话语狠?#20445;?#35201;把对方活吞了。电话打到我们公社,我们互看一眼,知道闯祸了。那人发过火放下?#24052;玻?#28201;和下来就解释一番。王老师接过几张宿食?#20445;?#36824;有第二天回?#22363;灯保?#20840;免费),领我们在县城“串联”了。

县城革命?#38382;票?#23478;乡更火爆,所有房子都像纸糊的,墙上没一块空隙,最?#34987;?#30340;新华路、丁字街墙上大字报一层压一层;为?#20048;贡?#35206;盖,还在大字报?#29486;?#26126;保留多少天。墙上没了地方就贴在青石板路上,任人踩踏。戴红袖章的?#24515;信?#22899;激情荡漾,风风火火,满街都是腿;一拨戴着高帽子的被绳子串在一起,由红卫兵牵着,走几步就敲两声锣,呼一阵口号。纸帽子一两尺高,他们的名?#20013;?#22312;帽子上,打着红叉叉。市民说,他们中有老八路,有的参加过解放战争,有的资格更老。这场景让人犯惑:口口声声要我们学习“革命先?#30149;保?#20182;们不就是……我突然想通了:死去的可能才算“革命先?#30149;保?#20182;们还活着!看热闹的说“4·19”和“红五?#38534;?#20004;派搞得很激?#36965;?#19968;派在化?#39135;?#26550;起了机关枪。我们那儿只是在墙上互骂,至多“红白棍”对阵,“串联”的意义和作用就在这——把人家搞法带回去,火上再?#25509;汀?#21439;城革命?#38382;?#35753;人胆战心惊,赶紧去了食宿地。

“全椒中学”专门接待各地串联学生,教室没有课?#28291;?#20840;是地铺,住满了串联学生,像个难民营。?#20999;?#25805;外地口音的,个个野头野脑,但?#20960;?#25105;们一样凭餐券排队打饭,一张张稚嫩的表情里却没有难民样。吃饱喝足回到教?#36965;?#38761;命激情勃发:有的在墙角打架、在地铺翻跟头,有的低声唱着威虎山“小常宝”那段京剧,毫不掩饰地拨弄小鸡鸡,直到它?#20998;景?#25196;,进入临战状态,“小常宝?#32972;我步?#20837;了高潮……吃住行无需自己掏钱,跟猪一样槽头吃食圈里擦痒,能不尽情尽兴地唱着曲子,想着女人,开心地拨弄着!我一天一宿没合眼,困得要死就是睡不着,也不敢睡着,老想着化?#39135;?#30340;机关枪,生怕子弹飞来,殃及池鱼。不禁看一眼下身,虽是两条腿但已失去知觉。

走进家门,母亲倒拿着鸡毛掸子,满脸?#25104;?#30475;我一瘸一拐,一副病态,撂下“家法?#20445;?#36716;身打来?#20154;?#25545;着我那双红肿得没了脚样,也没了知觉的脚,说:没脑子人是生猪,才会跟着瞎起哄。那时正需要我们发扬“四条腿?#26412;?#31070;,把革命进行到?#20303;?/font>

八十年代中期,当年积极参与“革命”的?#26725;?#20154;成了“三种人”。他们被“革命无罪,造反有理?#30887;?#21766;,也是受害者。

下午到校,风生水起,给我们封了个“七君子?#20445;?font face="宋体">要严肃处理。王老师不见了——他是头。他告别了大好?#38382;疲?#21578;别了“四条腿”生?#27169;?#22238;家结婚了,那时他虚岁十五。家长让孩子早成家就拴住了心,?#25442;?/font>无事生非闹“革命”。

和战友骑车回家那晚,路过他村子,我进门就说:“君子看老师来了。”我感谢他在校对我的呵护,更谢他“请愿”路上悉心照顾。他一个劲傻笑,道:“那时跟畜生一样,父亲一棍子把我打醒,现在活祖宗鼓动都?#25442;?#37027;么做”说着,朝脚下看一眼。

前几年,王老师?#22303;?#19968;个“君子”病故了,有三个早没了联系。

车过大墅,我翻白眼了,一路回想着往事,竟忘了此次来的目的,好?#25442;?#25165;想起,章同学请我来“打秋风”。他也是“七君子”之一,如今就我俩常联系了。在武岗四岔路口,他说“猴子日X——翻白眼”,是情急之中突然蹦出的话,很快传开,成为当地人形容六神无主、一脸呆相的“歇后语”。那期间,学校无序,我们无所事事,跟猴子一样,天天“翻白眼”。

吃着柴火灶烧出的饭菜,说着?#39184;?#20146;历,体味着那个意?#24120;?#21035;提多开心。又想起爷爷的话:没那个氛围、意境或?#39184;?#24863;受就没那个情趣,咸板鸭味再美也吃不出那味儿。大概就是情融于景,景入其心,情景交融吧!

通往老家的路走一次感触一次,无法想象,更不敢相信,几个孩子忍着饥渴,冒着寒冷,带着疲惫与痛苦,一夜征服一百五六十里,身心一颤,不?#27801;?#33050;下看一眼……

                                            2011年8月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申明』本站所有言论及图片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与本网无关!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22870;?#25252;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1223826.com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33046;?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 守望先锋本子视频哪里看
成都网红熊猫 欢乐斗地主正版下载 酷犬酒店返水 海豚礁免费试玩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真爱官网 09年森林狼vs湖人视频 银狼援彩金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奥尔森姐妹好事成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