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一百年祭

西安城北医院 连秀峰

甲午年二月初十,即2014年3月25日是先严诞辰100周年纪念日。我的父亲一生短暂,享年38岁就与世长辞。他英年早逝而死于非命。

我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数代行医,寿世活人。曾祖父、祖父都是医生,但父亲是一介书生,却违背爷爷的意愿而从政,参加地下抗日工作,并秘密协助经商的同乡周玉田利用火车自上海组织货源,为陕北根据地输送包括药品在内的各种急需物品。从当时的咸阳59后方医院到任陕西省国民党党部上尉录士,由于一笔好写而闻名遐迩,一直从事文秘工作,在国民?#25104;?#35199;省党?#25239;?#32844;时,加入国民党。1948年我父不愿随国民党去台,便解甲归田,返回澄城老家务农,并兼营小贩,走街转乡,糊口养家。在1952年春的镇反运动中,被说成是国民?#22478;?#20239;下来的特务,受到百般刁难?#22242;?#24453;,心里不服,跳井自尽。我父亲倔强自信、不屈不挠、争强好胜;威武不能屈,?#37117;?#19981;能移,富贵不能淫,是他一生真实的写照。我的父亲蒙冤受屈地走了,他死?#27963;?#30446;。

我的父亲幼年苦读,弱冠学艺,“中正剑”对我的家族和村民们来说都不甚了解。他23岁?#21271;?#19994;于黄埔军校西安第七?#20013;#?#22312;该校毕业时,曾获授“中正剑”一枚,景泰蓝的剑鞘上镶有二龙嬉珠,铜制的剑柄上刻?#23567;?#20891;委会战干第四团毕业纪念”字样,剑体上铸?#23567;?#22870;给连志文”五个大字,叫人一见就爱不失手。1952年春的镇反运动中,被打成国民?#22478;?#20239;特务的父亲,不?#32844;字?#21644;黑夜的交代问题和写自传;母亲由于害怕,将我父亲的“中正剑”投于我家后院西南角的干窖中,时至2004年2月11日,?#20102;?#20110;深窖中53年的“中正剑”得以重见天日。

挖掘干窖是为?#25628;?#25214;“中正剑”此遗物,以纪念严父,但只有剑鞘和剑柄而不见剑体,当年的景泰蓝和二龙嬉珠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铜制的剑柄上“军委会战 干第四团毕业纪念”十二个镌刻的正楷字迹,?#36766;?#26224;可见,稍加?#26009;?#20043;后,黄铜的本色闪闪耀眼。可能是因为年久、日积月累,剑体已完全锈蚀烂掉,不见骨骸,想找到的铸刻在剑体上“奖给连志文”的?#29238;?#22823;字,最?#25214;?#26410;找到,成为永久的遗憾!

2004年2月20日,我专程去陕西省文物局,请文物鉴定专家呼林贵研究员鉴定,证实该残骸即为“中正剑”。这生锈的剑柄和剑鞘是严父在弱冠至而立之年辉煌的一页。

今天, “甲午一百年祭” 就是我们连氏家族隆重祭奠和纪念家父诞辰100周年的日子。作者年已七旬,如今家兴业就,事业有成。由于历史的原因,没有为我的父亲申请平反昭雪。为了总结一生从医生涯的成果,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医疗?#23548;?#26356;好地为患者服务,实现历代祖宗的遗愿,使祖传医学发扬光大,特编辑出版了54万字、大16开本《连秀峰医学临床研究——初度七十》的医学专著,作为甲午家祭先严诞辰100周年的献礼,殊有深意。

这闪闪发光的“中正剑?#20445;?#26159;父亲暂短一生、勤奋好学、敢于?#23454;恰?#19981;畏艰险的有力佐证;也是激励我?#20146;?#23385;后代不断开拓进取、愤发图强而敢为人先的不竭源泉。我们连天知堂的后裔,一见到它,或一想起它,全身就会增加无穷的动力,而倍感?#26223;粒?#25105;们要继往开来,努力?#24202;?#20026;连氏先人?#22270;?#26063;争气,而荣光耀祖。